•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地下室的秘密

    时间:2018-01-24
    手脚分别被铐在木马的二侧的铁圈里,随着木马前后的摇摆,深深插进直肠的铁棒更加肆虐无阻,好痛好难受啊!
    「雷,我求你….放了我,至少….至少别把我铐在木马上,我求求你….啊啊….」彷佛永无止尽,摇晃的木马带给罗伊莫大的痛苦。
    那个被称作雷的男人熟稔打好领带并穿上笔直的深色西装,他走到苦苦哀求的罗伊面前,欣赏他冷汗直冒的俊颜「怎么这个玩具你不喜欢吗?还亏我特地从古董店买回来,只玩一下实在是太浪费了,你今天就好好的待在上面吧!下班回来我自然会放了你,不跟你多说了,晚上见。」看着雷伊消失隐藏一角的楼梯时,罗伊绝望的大叫,等他回来,不如先让他死了算了。
    为什么自己会落的如此境界…….他己经被雷折磨了整整二年,可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维持一定速度的摇晃,木马上的铁棒亳不留情的插入抽出插入抽出,拌随晕眩让罗伊视线逐渐朦胧…….他由衷的希望能回到二年前……那个自由满足的生活…….
    火大真的很火大,我看着躺在办公桌上的B企划案,在首页的最上头打上着雷.汉克的名字。
    在昨天之前我是满欣赏他的,做事努力又干练,还有一点深受女同事的喜爱,这也难怪了,身高185有着一副好体格,再着那张脸长的也不差,个性温和内敛,就像个老好人,谁知道呢!至少看起来是如此。
    但是我现在却非常的痛恨他,在昨天和总务课的杰克聊天时,他无意说出了一件足以令我心碎的事情,一直以来我暗恋的丽莎.莱恩小姐居然和雷.汉克有了一腿,在周末的夜晚,他们上床了。
    这种事大伙看起来并没什么大不了,可是我却耿耿于怀,我也长的不差啊!为什么丽莎不选我,还拒绝过我,这让我非常的纳闷自己倒底是那一点比不上雷,论长相我有自信去当明星都不成问题,论事业我花费了近七年的心血,由最低阶职员,一步步升到现在营业经理的位置,好吧!我承认我有点小心眼,说我是心胸狭隘的男人也行,这次我一定要雷.汉克付出他伤害我男性尊严的代价。
    即使经理室的门没关上,但雷还是维持礼貌在门板上敲了二下,我抬头看他,向他点了下头「你坐下。」在这个小房间里有着一组小而精致的沙发。
    「是,经理。」雷慎重的选了最靠近我的位置坐了下来。
    「这份企划书是你做的吗?」我再三翻阅然后问他。
    雷马上直起腰身「经理是我做的没错。」
    「浑蛋,这份企划案若真实施你知道会造成我们营业部多大的损失吗?枉费
    你身为组长居然这么不小心,里头露洞百出,你说公司往后怎么敢将重责大任交给你?」我极端严厉的责问他。
    他似乎愣了一愣「怎….怎么可能….我明明…..」他喃喃自语忽然站了起来,倒吓了我一跳「经理,您是不是那里弄错了?」他迷惑的看着我。
    深蓝的眼睛,彷佛将人带进夏日的海洋世界,一瞬间我竟迷失在那蔚然的蓝眸。这问题教我怎么回答,这份企划案那里有什么错,只不过是我在找他的碴罢了「算了,你下次注意一点,拿回去重改,好了,你回去做你的事吧!」我三言两语便将他打发
    我都觉得自己这次的表现相当情绪化,但雷从我手里接过被退回的企划,我试图在他脸上想找出愤怒和不悦的神情,可是,没有,一点也没有「经理那我回去了。」
    「下去吧!」真是服了这个家伙,我将脸埋进手掌心,用力擦了下脸,这家伙真不简单,同僚都知道,雷是一个相当负责任的人,他不容许自己在工作出现任何一点差错,可谓追求完美和严以律己的人,这次我如此狠批他,他居然没有”变脸”可真出忽意料之外。
    星期五是快乐周末来临的前一天,下午四点钟,我忙完了事情,想叫秘书去倒杯茶念头一转,算了,自己到茶水间弄,走动一下也好。
    拿着银行赠送的不锈钢杯,我走进了茶水间,以为没有人,事实上一个高大的身影正立在热水器旁。
    是雷,他惊讶看了我一眼。我对他点了下头,打开头顶上的柜子,拿了一包红茶包出来。
    「红茶?我还以为经理喝咖啡。」雷有些讶异的说。
    「喔,我平常是不喝咖啡的,我不喜欢苦苦的感觉,很奇怪吧!茶叶比较符合我的属求,健康又润喉。」我一边解释着一边把茶包用开水滤过一遍,才放进杯子冲满热水。
    「我高中有一个同学也不喜欢喝咖啡。」他耸肩的说。
    「喔,为什么?」
    「因为他家里是卖咖啡豆的,他说厌烦咖啡了。」
    「哈哈,你那位同学真天才。」我还是第一次听见这种说法。
    「谁知道呢?天才和白痴只是一线之隔」未了,雷还对我眨了下眼。
    如果我嘴里有红茶,现在肯定会喷了出来,这家伙搞什么啊?我从来不知道他原来也会开玩笑。
    伸手打算将柜子的门关上,大概是里面大大小小的东西没堆好,二盒咖啡就要往我头上砸了下来「小心。」雷的手臂护住了我,突然被他拉扯我失去平衡居然跌在他身上(我只比他矮了五公分).…反射性的我像小狗动了动鼻子嗅闻....不属于自己淡淡的烟草味如草原清新的味道…..
    「经理你没事吧?」他关心的打量我,并将掉落地上的咖啡捡起放回柜子。
    「嗯….没事,我先回去了。」拿着茶杯我迅速逃回了经理室,唉~雷那家伙会深受女性的喜爱看来不是没有道理的事,可靠、够味道、稳重、精明…….去他的,我干嘛一直说他的优点啊?
    还是想想明天假日要和那个美媚一同快乐happy才是。
    当雷下班后,回家第一件事便是到地下室看看那个家伙怎么样了?
    结果罗伊早就昏厥在木马上面,地上渍了一滩由精液肠液和尿液汗水融成的水渍。
    雷也不叫醒罗伊,解开罗伊手脚上的束缚便将他拖了下来,检查了他的身体状况,发现罗伊的后庭红肿不堪,雷在角落找到一个项圈把它套在罗伊的脖子上,将皮制项圈的铁链扣在墙上的铁环这才离开地下室。
    将一回来放在客厅的公文包拿进房间,并脱下西装换上绵质的黑色休闲服,雷便到厨房做菜,他做了二份,自己在厨房吃过晚餐,清洗过餐具后,把剩余的一份端到了地下室。
    罗伊依然昏迷不醒,雷皱起眉,捉着罗伊的头发,啪啪啪地在他脸上甩了几个耳光,罗伊这才昏昏沉沉的醒来。
    「你要洗澡还是先吃饭?」雷给罗伊选择的机会。
    现在他什么都不要,只想去死。
    看罗伊不回答,雷冰冷的又说:「还是你想在木马上再坐上一回?」
    雷的威胁达成了效果,罗伊眼里带泪「我现在全身都难过,吃不下饭,想先洗澡。」
    雷点了个头,解开系在铁环上的铁链,罗伊因为经过一整天的折磨没了力气,只好用爬的跟在雷的后面,雷从口袋掏出了一把钥匙转开设在地下室一角的浴室的门「进去。」雷命令罗伊。浴室算是宽大,挤下三个大男人都绰绰有余。
    在雷的监视下,罗伊爬进了干净贴着粉蓝磁砖的浴室,雷转开浴缸上的水龙头将水温设在不冷不热刚好的温度,招来罗伊压着他的头,从瓶子挤出洗发乳清洗罗伊一头褐色的短发。拿着莲蓬头就往头上的泡沫冲,一瞬间泡沫和热水流的满脸,罗伊难受的挣扎,甚至用手去挡,雷很生气的关上水压,将罗伊拖到自己大腿上,手掌直接往罗伊的屁股大力轰了上去,因为受到木马一天的折腾,现在任何的刺激都会让罗伊痛不欲生「哇啊啊啊….雷饶了我,别打了……」雷连打了十几下才停手「你再敢不听话,今晚就吊着睡。」听见可怕的威胁罗伊低下头强忍着泪水。「请不要这么做,我会乖乖听话。」
    没有说什么,雷接续替罗伊洗澡的动作,尤以罗伊的下面雷可谓仔细,用修长的手指挖掘着罗伊的秘穴「好象有点受伤了。」他喃喃自语,仔细的冲掉罗伊身上的泡沫,用干净的的毛巾擦干罗伊,他在镜子的架上拿了一条药膏(因为罗伊在雷的虐待下常常伤痕累累,所以一些药品都放在这里以便随时取用),挤出药膏在手指上,雷将药膏仔细涂抹在罗伊受伤的秘穴后,又再置物箱里拿出一个丢弃式针筒和四公分高度的玻璃瓶,将针筒的空气推出,针头插进玻璃瓶内吸满消炎剂,直接在罗伊手臂上打了一针。罗伊知道那针筒里装了什么,默不作声任由雷摆布。
    「你先出去,记得把饭吃了。」雷抬起刚毅的下巴示意罗伊出去。罗伊只好爬了出去,艰辛的爬回自己休息的地方(顺便一说,虽是地下室,却有十四坪大)一个由毛毯铺设的小角落,看见放在地上的牛排和薯条,他却一点胃口也没有,只有旁边的开水吸引住他,拿起水杯一口气就把水喝光了,他躺了下来,可是瞥见旁边的食物又想起雷的交待,他感到害怕,若不吃,恐怕会遭到雷的修理,只好拿起盘子上的刀叉勉强吃完。
    雷将浴室整理干净后顺手锁上门便回到罗伊休息的地方。他先检查他有没有吃饭,看见空无一物的盘子他满意的哼了声。抬起脚踢了踢罗伊「起来,现在还不是你睡觉的时候。」罗伊戒惧的问「还有什么事吗?」
    雷盯着罗伊可怜兮兮的模样,心想今天也折磨他够了,辜且放了他一回。
    从五花八门的玩具里,雷挑出贞操环将它套进罗伊的阴茎上锁住,贞操环上有着一条铁链,雷将铁链穿过钉死在地上的铁环用把小锁锁上「这二天我让你好好休息,记住别给我搞花样。」把灯关小后他便离开了地下室。
    罗伊拉扯锁在自己敏感地方的铁环差点哭了出来,铁链并不长,只有短短的二十公分,这下罗伊只能像只狗被定在原点,动弹不得了。
    虽是如此,罗伊也没有力气多想,疲惫的他很快的睡着了。

    周末我和大学时代的女性友人一同来到了酒馆,我们聊了自己身边的一些事情,其实艾蜜莉和我从来没有做爱这层方面的关系,纯粹是谈天说地的对像
    大概是说的太高兴我忘情的喝了不少酒,头昏眼花我居然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是雷.汉克那个家伙,怎么他也来这种地方…….
    听不见艾蜜莉跟我说了什么,我醉的很厉害,连站都站不稳了,艾蜜莉这才惊觉,她苦着一张脸,这下怎么送我回去是她最大的烦恼吧!
    一双强而有力的臂膀撑住了我,什么时候艾蜜莉的力气变大了?连也声音也变成男的?「妳好,我叫雷和罗伊同公司是罗伊的部属..…..这是我的名片……」
    「喔,雷很高兴认识你……罗伊实在是喝醉了,我本来想请酒保替我扶罗伊上出租车…..」
    「艾蜜莉小姐,交给我吧,我是开车过来的,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让我送经理回去吧!这样也可以省出租车费了。」
    「唔,这样也好,罗伊清醒一点,我让雷送你回去。」我昏昏沉沉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任由雷扶我上出租车。
    不知道过了多久,雷唤醒了我「经理…..己经到家了,你钥匙放那儿?」
    我睁开沉重的眼皮,出现的是熟悉的绿色门扉「啊…在我裤子口袋里……」我下意识的回答。一个东西跑进了我的裤袋,有些痒痒的,我扭动了下身体。
    「经…经理请你别乱动。」一向面不改色的雷居然语带颤抖,这让我觉得很有趣。
    雷从我口袋里掏出了钥匙,我将整个重心靠在他身上让他扶着我走进
    雷询问我房间在那里,我回答不知道,他叹了一口气,只好自己找,这间房子只有二个房间,很容易看出主卧房是那间,雷确认后让我在自己的床上躺了下来,并脱掉我的皮鞋,他还好心的倒了杯水让我喝,雷厚实的手掌抚过我的额头,让我觉得很温暖,我捉住他的手在脸色摩擦着「你好暖和,别走,留下来陪我。」我不知道那根神经不对了,居然说出这种话,我想现在只要是任何一个人,我都会说这种话吧!(我的酒品很不好,喝醉酒就会想要跟人撒娇)
    「罗…罗伊…真的可以吗?」雷的语气惊疑却带点欣喜。
    什么可不可以?「唔,我好热喔……..」我自己动手松开领口的钮扣,现在是盛夏,热死人的季节。
    「我来帮你。」雷坐到我身边替我解开了衣扣,接着低下头吻我,接吻了长达一分钟在我以为自己会因为呼吸窒息死亡时,他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我
    「你的身体好漂亮。」雷脱光我的身上所有的衣物,他自己也一丝不挂。我还来不及反应,整个身体被翻了过去,雷的手掌伸到我的下面,轻轻的爱抚「啊….啊啊…..」可能是太久没有跟女人一起,我兴奋的射在雷手上,雷伸出手指在我的后穴轻轻钻动着,我感到不适的想逃开(这家伙在做什么啊?)却被一个硬物抵在后面,一个长驱直入,裂开般的剧痛让我哀鸣出声。「哇啊啊啊……..」身体的某一个部份好象被弄坏了,「罗….伊….我….爱你…..」彷佛来自远方的飘浮的声音述说着。


    是梦,是梦……
    可是下体的疼痛却告诉我昨晚发生的事性是真的,雷那个该死的家伙对我做了什么?恶心加上羞辱和愤怒让我不停的颤抖…….这次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在床头柜上找到了小闹钟,己经早上10点了,糟了,来不及上班了,我吓的差点跳起来,移动身体的结果就是腰骨传来的阵痛,这时我发现枕头边留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早安罗伊,别担心,我会替你向公司请假,请好好在家休息。』
    浑蛋,谁要他多管闲事,我将纸条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己经想好要怎么报复他了。
    我捏着笔想象雷待会进来的画面,不竟感到有点紧张,也有些兴奋,在我巧妙的设计下,我将这一季的营业损失全推到了雷的身上,这也让他遭到革职的命运。
    果不其然接获人事命令的雷铁青着一张脸站在我面前「经理请问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
    迫力的视线紧盯着我,我像只乌鸦发出嘎嘎的声音「呃…..即然你己经接到人事命,就打包包袱滚回家去吧!这己经是事实无法改变的决议案。」
    雷知道我存心要他走路,他咬牙深蓝的眼眸出现一丝恳求「罗…..经理,算我求你,请你千万别把我开除,至少不要现在。」
    「把你开除的是公司不是我。」我尖锐的反驳「好了,你认命吧!别再来吵我了,快出去。」我无视雷眼里深切的期盼,几近无情的断绝他的要求。甚至不听他任何的解释,现在的我只想他快一点消失,好让胸口难受的梗塞消失。
    「经理拜托……….」
    「出去。」雷紧握拳头,一向温暖的蓝眸降为冰冷的寒霜,知道不可能挽回什么的他默默的走了出去。
    我揪住头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我只知道自己永远不能忘记他最后看着我阴郁、愤怒…..和哀伤的神情。上帝,请您宽恕我今日犯下的罪过吧!我不安的祈祷。
    6个月后,佛罗里达州荒凉的公路上发生了一起车祸,因为车子的油箱破裂不幸引燃爆炸,车主罗伊.斯特林在此次意外中丧失性命。
    被锁在原地动弹不得的罗伊,因为一股尿意,他坐起身来,将唯一触手可及的塑料盆拖到跟前,不准在非经许可下使用浴室的他,想要解决排泄物问题只能靠这个盆子了。
    解决生理需求后将装了排泄物的塑料盆尽量推离自己却又构得着的地方,罗伊便躺了下来,他回想雷的孩子梅尔因为自己的关系而消逝的一条小生命便感到愧疚不已,他不知道那时被开除的雷正急需一笔稳固的薪水,甚至是更多的钱,才能负担儿子的肝硬化医疗费用,在现实的交迫下,雷心力交瘁到处筹措这笔庞大的费用,可是因为缺钱情况下,梅尔没有受到很好的医疗设备照顾下拖了三个月病逝在家里。
    上帝,看他做了什么好事,他从来不知道雷结过婚也离了婚,更不知道他有一个4岁大的孩子,那家伙真的很会隐瞒事情,罗伊叹了口气。
    熟悉的开锁声,让罗伊紧绷着赤裸的身体,果不其然是雷,他的精神状况看起来很不好,红着一双眼睛,罗伊警觉从地上坐起来,他感到害怕,不寻常的事情好象要发生了。
    看见雷手里拿着一束桔梗,罗伊这才想到今天是梅尔逝世忌日,依照前年的经验这一天他会被折磨的非常凄惨,看着雷一步步接近,罗伊却无处可逃,他像只兔子只能将自己缩成一团,希望雷放过他。
    雷将桔梗放在罗伊身上「罗伊看起来你很有自知之明,我刚从梅尔的墓园回来,想见他可爱的笑容,却已不在身旁,不知怎么令我格外想念你,所以匆匆赶回来……你怎么抖的那么厉害这么不想看见我吗?….」
    「雷….我不是故意的,你放过我吧!我求你…」在雷技高一筹的精神虐待下,罗伊紧绷的神经像断了线发出尖锐高分贝的频率。
    骇人的杀气一闪雷的蓝眸,他将罗伊压在自己底下,解开自己的裤头,精悍的坚挺闯入罗伊的小穴,强力的抽插引起罗伊的嚎叫「停…停下来啊……要坏掉了….啊啊……」即使是惩罚,雷也面临到高潮,在抽出一剎那,白浊的精液喷在罗伊的下体。
    罗伊瘫软在地上休息没多久,被雷拖到了铁架前,四肢被铁铐锁住,随着轮子的转动,身子被高高的吊离地面,雷在罗伊的下面塞进了一个粗大的按摩棒,罗伊的秘穴早就在雷的强奸下受了伤流了不少血,现在被塞进更粗大的东西,他忍不住呻吟哭泣了起来,还没有结束,龟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套住,尿口也被插进细铁丝,罗伊害怕的不停挣扎,实在不知道雷在玩什么花样。在雷将手里的控制器打开,罗伊体内的按摩棒开始横冲直撞,罗伊被搞的气喘连连,雷拉了一把椅子坐在房间中央,欣赏罗伊痛苦和欲望交杂的表情。「罗伊….真正的重头戏来了,希望你可以好好的撑住。」雷若有所悟看着他,罗伊迷茫的抬起头,还有什么比的上现在更恶劣的事情?
    雷站了起来走到一台电压器前面,电压器的一条电线连接着罗伊阴茎上的铁套子,在罗伊胆战心惊注视下,雷抬起一根手指往电压器的一个按钮按了下去。
    以为会有什么大事发生,可是没有,除了体内的按摩棒不停的蠢动,什么事都没发生,罗伊才松了口气放下心来「10,9,8,7….」这时雷却突然报起数来,罗伊眼里露起疑惑不知道他在做什么「3,2,1」忽然一个电流穿过敏感的部位,罗伊被这股突如其来的电流电的哀鸣大叫「哇啊啊…啊啊……」像只被烤过的鸦子,罗伊汗水淋漓,所幸要命的电流只有短暂的2秒钟。
    「这个效果很好呢!」雷赞叹的说「罗伊我让你有个心里准备,这个电压器最特别的地方就是它有时间设定,每隔五分钟发电一次,意思就是过五分钟你会再次尝到电流滋味,一次电流只有二秒钟,我让你一回合有4分58秒休息的时间,很不错吧!」
    罗伊这才真正知道这场酷刑的可怕,不只是肉体更是经神上,恐惧化成愤怒的力量「雷你这个家伙为什么不去死,你下地狱去啊……哇啊啊啊……..」五分钟一到,电流又穿过罗伊下体。在反复的电刑下,罗伊抽搐着身体「我操你全家….你去死…..最好在地狱发烂…….哇啊啊啊…啊啊…..」
    彷佛黑暗的主宰,坐在房间中央的雷看着被吊在空中,满身大汗,俊颜扭曲的罗伊,他哀伤一笑「罗伊,你知道我要结婚了吗?」
    神经紧绷等待下一次的电流,罗伊以为自己发昏听错了「结…结婚?」
    「是啊!我的未婚妻就是美东著名财阀的莱昂斯家族千金。」
    听见雷真得要结婚了,罗伊心里竟有一丝不识滋味,哼,谁要嫁给这种变态,谁就倒大楣,等等,倘若雷真要结婚…..那他打算如何处置自己?
    「你….你要杀了我吗?」明明很想死,可是当死亡真正降临,还是让人免不了恐惧。
    五分钟一到「啊啊啊………」罗伊扭动遭电击的身体,他快承受不住了。
    雷像是听到什么讶异的睁大眼「罗伊你这个意见很不错啊!」他走到他前面「让我想想用什么手法让你死的难忘,用利刃把你身上的肉一片片割下还是切开你的喉咙倒吊后把血慢慢放干.…..对了你的屁眼带给我不少的欢愉,应该留下来用马福林加以保存,你觉得呢?罗伊。」
    罗伊简直听不下去了,他现在只想呕吐「别这么麻烦,你一枪毙了我比较快。」
    「哼!你想的倒容易。」雷将罗伊体内的按摩棒亳无预警抽了出来,痛的罗伊差点昏了过去,雷慢慢的将手伸进罗伊的秘穴,一步步的挖掘「嗯,鲜血的润滑下,想进去你的身体里是容易多了。」罗伊连动都不敢动,因为雷的半只手己经伸进他的身体里面「雷…..求你…..把手拿出来……」奇异的感觉和完全被占领,彷佛身体己不属于自己般,罗伊的神志逐渐飘渺。
    「罗伊你给我听清楚,我不会让你死的那么容易,这话二年前我就跟你说过了,不是吗?」
    「是…说过了那又怎么样?」
    「那就好,即使我娶了黛娜,也不会放过你,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性奴隶。」雷拉下罗伊的头发亲吻他的唇「别担心,在新房子,我也为你准备了地下室。」
    「鸣………」因为下面遭雷的手臂固定,电击下的罗伊只能僵硬着身子发出断断续续的哀鸣,他觉得此刻的自己像是木架上的玩偶,随着主人的手摆动各种姿式,永远没有休止的尽头。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