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淫途亦修仙】【第二十一章】【作者:渚碧礁】

    时间:2018-02-14
    本帖最后由 春漿花月 于 2018-2-11 19:41 编辑

    【淫途亦修仙】【第二十章】【作者:渚碧礁】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杏吧论坛.cc--原创作者:渚碧礁

      第二十一章

      “羚姐,你……难道你会采补之术?”寿儿颤声问道。

      “不会,不过我可以把你的元阳卖给合欢宗的女修,我在坊市经常碰到她们挂牌高价收受修仙者的元阳。”

      “你……羚姐,这种事你都做得出?”寿儿悲愤莫名。他突然感觉自己现在的境遇跟那只被罗羚割掉阳具的二级妖兽何其相似。

      “怎么了?难道就眼看着亮晶晶的灵石被你射一地白白浪费?”作为生意精的罗羚可不会坐视这种事情的发生。

      “……,羚姐,你到底啥时候开始啊?”话不投机半句多,寿儿现在也就只想见识一下罗羚所谓的高超手段了。

      “催什么催!来了,寿儿让你好好见识见识姐的手段,非让你泄得精尽人亡不可!哈哈哈!”想到即将到手的大把灵石罗羚心花怒放。

      寿儿用神识感知着罗羚的一举一动:就见她缓缓分开了自己的两条赤裸大腿然后跪蹲在他两腿之间。

      直面一尊昂首耸立在她面前散发着淫邪美感的肉炮。这还是罗羚第一次面对自己丈夫以外的男人性器,虽说她早已在床上宠辱不惊,可那毕竟是面对自己的丈夫。而面对寿儿这迥异于自己男人的阳具要说她心无波澜那是不可能的。她此时羞赧、好奇、紧张,凡此种种心情复杂不可言表,脸颊早已绯红一片。

      罗羚偷眼瞄了一眼寿儿,见他确实已经把眼睛捂住,这才轻呼一口气,然后缓缓伸出一只温软的玉手轻抚在寿儿的大腿内侧,那温柔的抚摸渐渐滑向寿儿鼓胀充盈的阴囊,轻柔地将阴囊抓在手中,揉来揉去。而另一只手则是握住了他那昂扬肉棒,开始慢慢上下旋转、套弄。

      当罗羚温软玉手握住自己那肿大阳具的一刻寿儿全身一颤,这还是他生平第一次被异性握住下体阳物,而且还是个妖媚的异性,那种刺激的感觉让他只想呻吟出声,罗羚小手只套弄两三下他就兴奋的不知所以了,阳物生生又涨大了几分。那鲜红的蘑菇头更是涨得憋闷难受。他这才体会到,自己撸与羚姐撸这感觉简直云泥之别。

      玉手撸棒,跨下巨物越发粗大。寿儿正美美的闭目享受着佳人撸棒之美妙。可忽地那温暖的手儿悄然抽离,伴随着罗羚轻咦出声:“咦,这是什么东西?湿湿的滑滑的,像层油似得。”

      寿儿用神识一感知才发现:原来罗羚此刻正盯着手上沾染的肉茎上的油脂液体好奇不已。她用两根手指来回捻动着那层液体,然后分开手指,一条晶莹的液体丝线就粘连在她两根手指之间,她把手指凑到鼻尖去闻……

      “羚姐,别……”寿儿连忙出声阻止,因为他知道那层油性液体的厉害,上次他仅仅轻轻嗅了那么一下而已就胡思乱想了好长时间,可见其催情效果之猛烈了。所以寿儿不想让罗羚身受其害。

      可惜已经晚了!罗羚先是轻轻地嗅了一下,可能觉得好闻于是又开始继续深闻,听到寿儿的阻止她便一边嗅着手指上的那层油性液体一边疑惑地问:“别?别什么别?”

      “别……别松开啊!刚才被你握的好舒服。你怎么突然松手了?”寿儿一看罗羚已然闻了不止一次再阻止已然无用,为了不让罗羚知道自己被捂住了眼睛仍然能用神识感知,所以他只好扯谎道。

      “没出息!这才到那啊?你就离不开姐姐了?姐姐我可是连百分之一的手段都还没用出来呢。要是姐姐百分百的手段都用在你身上那你岂不是这辈子都离不开姐姐了?咯咯咯!”罗羚娇笑道。

      “对了,寿儿你闻过你这根东西上的这层水儿没有?我原本以为它会很难闻,可没想到还挺好闻的呢,很耐闻,真是越闻越好闻的那种……”

      寿儿一直默默不语,他在观察,用神识观察罗羚在闻了这催情的油性液体后会有什么反应?他很好奇。他好奇女人在发情想那种事的时候到底会是怎样的反应呢?

      可看到此时的罗羚口齿清晰、思路敏捷似乎不像是受那液体影响的样子啊?难道那种液体只对男人起效?

      就在寿儿胡思乱想之际就见罗羚眼神渐渐开始迷离,眉黛含春、桃颊红潮泛起,两只娇小的耳朵也红到了耳根,就连玉颈也渐渐开始罩上一层粉色。接着她又伸出小香舌不停舔舐自己的红唇,呼吸越发急促了起来,就连那一对高耸浑圆的玉乳也起伏个不停……

      寿儿猛地发现罗羚下体分泌出的那种诱人味道越来越浓了。“这就是女人发情的样子吗?还有女人一发情那下体分泌出的那股气味就会越来越浓?”寿儿好像发现了什么 。

      这时罗羚好像也发现了不妥,开始使劲摇晃脑袋,使得云鬓散乱、簪斜钗歪,并用牙齿紧紧咬住下嘴唇,试图保持清醒。虽是如此可寿儿还是闻到了她下体羞处浓郁的诱人气味越来越浓了,再看她的眼神,看向寿儿那高挺阳物的目光也越来越炙热了。罗羚看上去很挣扎,可以看得出她在极力的压制内心的那股欲望。

      寿儿看着她跪在那里内心天人交战,心中却有了种报复的快感,心中暗想:“羚姐啊羚姐,你也有今天?让你老是算计我,这就叫终日玩鹰反被鹰啄。让你也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羚姐,你怎么了?”寿儿装作不知情的样子,故意坐起身来假模假样地问到。

      罗羚涨红着一张俏脸也不看寿儿,只是摇头道:“没事。”

      寿儿故意一挺下身坚挺肉枪挑逗道:“没事就赶紧来啊,就撸了两三下刚有了感觉咋就不给弄了呢?”

      罗羚赶紧扭过头去似是躲避看到那淫邪美感的肉棒,猛晃了两下头,憋了半天才幽幽道:“寿儿,今天姐姐不能给你帮忙了,我身体不舒服,你先走吧。”

      “什么?不是吧羚姐?我这才刚有感觉。你再给撸……”

      “快走!”罗羚急吼到,显然已经到了忍耐极限。

      “可是为什么啊?我本来是要先走的,是你叫住我还非要给我帮忙泄出元阳的……”寿儿被吼得一愣,他对罗羚突然变脸表示不解。

      “我肚子疼,想小解一下,行不行啊?”罗羚又吼道。

      “哦,那好吧!那我先走了羚姐。你多保重。”寿儿接着就识趣地站起身来提上了裤子,又把道袍前襟放下,然后对着故意扭头看向河面的罗羚微微一礼,运起御风术飞跃过眼前的河面向来时的山洞钻去。

      罗羚看着寿儿消失在了那来时洞口,这才起身向他们猎杀二级妖鼠的那个石壁裂缝处摇摇晃晃地驰去。

      寿儿并没有离开,他去而又返就躲在来时洞口的石壁后,他要观察一下罗羚闻了那催情的油性液体后多久才能恢复清明?他用神识感应到罗羚向那个石壁裂缝驰去后,他在心中暗暗思忖:“居然还跑那么隐蔽的地方?不就是小解一下吗?至于吗?女人就是麻烦。”

      寿儿就等在哪处,想好好观察一下罗羚返回后在催情液体下的具体反应,可等了好一阵子还不见罗羚从那石壁裂缝处出来,寿儿好奇:“怪了,照理说小解两次都该完了吧?怎么还不出来?难道羚姐在那个洞里又发现了暗洞?难道在里面又发现了什么天材地宝?”

      寿儿想冲进去看个究竟,可又一想自己已经答应了罗羚先走了,要是现在出现在她面前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他踌躇少许便一拍脑门轻笑道:“嗨,看我这记性,怎么把哪件隐身斗篷给忘记了。有了这宝贝就是走到羚姐近前她也发现不了我。”

      从储物戒指中取出隐身斗篷套在身上,运起御风术向那个石壁裂缝飞去。片刻就进了那石壁裂缝,缓住身形,怕被罗羚发现又换了轻身术慢慢向那个通往猎杀二级妖兽的偏厅走去。

      刚一拐进那条通往偏厅的侧洞就隐隐听到洞内有女子奇怪的声音,那声音似是女子的梦呓,低沉、凄楚。

      “奇怪,难道是羚姐在低声抽泣?看来她的肚子确疼的不轻,赶紧进去看一下她用不用帮忙。”

      寿儿轻飘飘进了那亮着荧光石光芒的石厅,一眼就看到了石厅中央躺在干草床上的罗羚,只不过看到她的那一刻寿儿心头猛然一震:因为此时石厅里的情景跟他来之前的想象完全不同,根本就没有发现什么密洞,也没有罗羚小解的情景,真实看到情景跟他的预想落差巨大。此时的罗羚青丝凌乱、簪斜钗歪,全身衣群不整近乎赤裸!正躺在石厅中央的干草床上,左手正不断抚摸揉搓自己的一对豪乳,用指尖拨弄撩拨着的雪峰顶端那艳红的樱桃,而右手则伸到两腿间跨下不知在做些什么。

      “羚姐这是……”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寿儿有点儿发懵,他搞不懂罗羚这是在做什么。他隐约记得当初自己闻了那茎身上的油脂后好像也没这样啊?

      “不对,只记得当时自己脑袋里全是些乱七八糟的淫秽画面,幻想连连,头脑晕晕,至于双手有没有像羚姐这样还真是不太清楚了。”寿儿想到此,再看看罗羚此时沉沦于无边欲望的状态不禁一阵恶寒,庆幸当时他自己的丑态并没有被别人看到。

      “先不管其它,先走近一些去好好欣赏一下羚姐那曼妙身材再说。嘿嘿嘿。”想及此寿儿运起轻身术轻飘飘向罗羚身前走去。

      到了罗羚身前,先晃了晃脑袋,再挥挥手测试罗羚是否能觉察到他的存在,见罗羚只顾自摸其身丝毫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他这才大起胆子更走近了一些。

      走近了再一仔细端详此时罗羚的淫靡姿态不禁让寿儿血脉喷张,突感鼻孔一热,伸手一摸原来竟流出了鼻血。不是寿儿没出息,实在是罗羚此时自摸的这幅淫靡画面太过刺激。只要是正常男人都会有所反应,任是大罗真仙到此看到此情此景恐怕也不会无动于衷。

      只见:此时的罗羚鬓云斜軃,春满酥胸,杏眼迷离,眉黛含春,俏脸上罩了一层醉人的红晕,红艳艳的香唇里时断时续地发出一丝丝勾人心弦的撩人低吟声,上身衣衫被解开,袒胸露腹,一对雪白浑圆的傲然巨乳正被她的左手不断抚摸揉搓,变化着各种形状,其指尖还拨弄撩拨着的雪峰顶端那艳红的蓓蕾。下身的长裙已被撩到了小腹上,亵裤已被褪下,此时正挂在右脚的脚踝上,撩起了长裙也就暴露出了一双略微张开的美白双腿,一只白皙玉手正抚摸在两腿间的神秘幽谷禁地。虽然被玉手遮挡了部分景致可那诱人景色关不住,寿儿依然可以看到部分景致:佳人私处芳草萋萋,饱满耻丘山谷间显出一艳红妙洞,一条春水小溪此时正静静流淌。

      此情此景让寿儿看得心驰神醉,呆呆站在那里看了良久。可是由于角度问题寿儿的视线被玉腿挡住少许使得他看不清罗羚那只伸在两腿间的玉手到底是在做何动作。为了搞清真相这次寿儿索性就蹑手蹑脚蹲在了罗羚分开的两腿之间,近在咫尺低头呆看。

      这一下可看了个清清楚楚:原来罗羚的那只玉手拇指按在桃源洞顶端的一颗小肉芽上不停揉按,而两食指、中指则插入湿漉漉的玉洞内反复抽插、抠弄。随之洞内春水汩汩流出。寿儿这才明了:原来男人可以自撸,而女人则可以自抠!

      寿儿还是个未经人伦的初哥,那里受得了如此淫靡画面的刺激?下腹早已一片暗流涌动,火热难耐,下体肉枪早已勃然胀起,龟头更是憋胀欲裂,真真是该找个潮湿温热深邃的妙处好好泄泻一番这憋胀的邪火了。

      真个是:叔可忍,婶不可忍!寿儿可忍,棒儿不可忍!

      受此诱惑寿儿脑中轰然炸开,一切理智皆抛脑后,他迅速脱掉所有衣衫,收起隐身斗篷,全身精光赤裸,挺着胯下一根坚挺肉枪向着玉体横陈的罗羚扑去。

          【未完待续】

           字数:36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