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共妻】【作者:小猪崽子B】【完】

    时间:2018-02-14

    共妻

      作者:小猪崽子

      前言

      母子乱伦没有儿子的种留下,还不如约炮

      因为通奸的决定权在母亲手里,一旦放开了,就没有然后了。

      但是母子二人一旦留下儿子的精种,让妈妈怀胎十月后产下,就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了。

      这就算是母亲从单方面想要断绝,否认血亲乱伦,母子交媾的事实,他们的铁证也会死死地烙印在这个世界上,打在母亲的身上。

      所以,大多数的母亲,都不敢有这个做法,但是还是有的。

      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让妈妈受精更好的结果了,最近也流行生二胎,很多身边的人都在说这个事情。

      我恋母很久了,妈妈是个军人,古铜色的肌肤,虽然她已经不是那种需要经常训练的女人了,但是还是会经常健身和跑步。

      长久的锻炼之下,妈妈的身体更是好的不行,阴道肯定非常紧致,肌肉很多。

      我是个重度的畸形恋母控,丝袜那些就不用说了,妈妈似乎也察觉到了我的想法,但是她只会觉得是她想多了。

      ****************************先说说怎么开始的吧,我的名字叫顾小川,十八岁开始和身下的母狗乱伦,乱了有两年,基本上你能想到的花样,妓女能做的,我调教妈妈都已经为我做了,甚至之前没做过的,妈妈都慢慢地和我做了。

      我的妈妈名字叫白芯茹,是一个说一不二的女人,爸爸当年也是当兵的,后来想开了,摘了绿帽,从商,也算是赚了一笔,开个公司,经常出差。

      妈妈反而是在部队混起来了,但是由于小时候缺乏母爱,妈妈又是个漂亮的人儿,我才发现,我的恋母情节越来越严重了,以至于有了后面我把调教妈妈的视频发在网上的举动。

      有很多项目,后面我会慢慢说。

      其实真正乱伦没什么,爱占大多数,我基本上和妈妈接吻没听过,我很爱她,也想在她身上发泄性欲,一边爱,一边当让她当性奴。

      我一边和身下穿着丝袜和情趣内衣的熟女舌吻,一边发泄着性欲,回想着以前的事情……重点是,我让妈妈生下了属于劳资的二胎。

      「操!妈的,逼夹紧点……骚母狗……劳资要射了!!!」我死死地咬着牙关,身下的母狗熟练地伸出舌头,蒙着眼罩,喘着气大口高潮。

      「哈……哈……求……主人……赐精液和口水……嗯嗯~~~……贱奴也要高潮了~……嗯~……哈~……蛤~」母狗吐出粉红色的舌头,显得无比的淫媚,谁能想到,两年前的妈妈,还是严厉的军人母亲,两年后,在没人的房间,竟然沦为儿子发泄性欲用来乱伦繁衍后代的最佳生育工具。甚至已经生下了世人所不容的,和儿子交媾后的亲生骨肉!

      我身下的母狗名字叫白芯茹,她的脖子上也有我帮她定做的SM狗奴项圈,因为我是一个占有欲很强的人,所以我把妈妈调教成了性奴,可以说她的腿,脖子,舌头,都可以随意让我当厕纸来使用。

      母狗搂着我的脖子,夹着自己发黑的熟逼,晃动着奶子和淫臀,吐着舌头喘气,这一切在我的调教下都显得那么熟练。

      「要射了哦!母畜!要射了……要射精了!!!」我掐着妈妈的奶子,往她的伸出的舌头里面流口水。

      「给我……赐给贱奴精液……儿子的精子要射进来了……快……哈~……哈~」妈妈在大口地喘气,当然不可能这么爽,只是在我的调教下,妈妈必须表现这种母狗一样淫荡的动作,来供我发泄。

      乱伦很简单,我现在基本上是和爸爸每天共同来使用爸爸的妻子,我爱妈妈,妈妈也爱我。

      甚至在我的要求下,母子二人两天一次的性生活是必须的,甚至和老爸挫开,我内射和妈妈进行母子性生活的时候和爸爸和妈妈交配的时间是间隔一天的,有时候甚至我连爸爸的那天也占据了,在我不允许妈妈和爸爸同房的时候,妈妈是绝对不敢和爸爸交配的。

      说说怎么开始的吧!

      一开始的时候,我首先打造我是一个乖宝宝的形象,初中的时候,高中,也是一直帮妈妈做家务,特别是妈妈回家的时候,我总是殷勤的按摩。

      按摩按着按着,我和妈妈聊天,发现妈妈的肌肉很结实。

      再后来,我开始提出骚点子,帮妈妈推油,推着推着,妈妈情欲起来了,后来到敏感部位,妈妈就推开我。

      接着十七岁的时候吧,妈妈就不让我继续推油了,理由是很不「舒服」。

      看来是这条母狗开始欲求不满了,当然我不可能表现出来。

      我一直在妈妈的眼里面,是一个……乖宝宝。

      所以,这种时候我还是很克制的。

      终于,有一天让我找到了一个机会,高考完了的时候,爸爸不在家的时候,我和妈妈喝了点酒,顺势推油。

      按摩完了,但是妈妈还没醉。

      「是不是想灌醉妈妈?」妈妈一只脚撑在凳子上,穿着白色的T-shirt问我。

      「怎么会呢?来打牌吧妈妈,输的人喝酒。」军人的代谢真的还可以,妈妈还没喝醉,看来在部队也没少喝。

      妈妈笑着和我玩牌,当然,输了很多,她喝的比较多。

      终于,她感觉也快要不行了,说不玩了,要我去洗澡。

      「妈妈,你先去洗澡吧!」我推着妈妈进去洗澡。

      一般人知道,喝完酒去洗澡是很容易晕的,也特别容易没力气。

      妈妈洗完澡,我帮妈妈吹完头发,妈妈进了卧室躺下了。

      我过了十分钟,我打开了妈妈的被子,按摩妈妈的阴道。

      很快,妈妈发现了。

      「你做什么?」妈妈推着我,但是没力气,我闻着妈妈的香气,吻着妈妈的嘴唇。

      「你这样……爸爸回来不打死你哦。」妈妈红着脸对我说。

      不管了!我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拿肉屌对准了妈妈的阴唇。

      「滚开!」妈妈踢着我,但是没力气,挣扎了几下,被我脱光了。

      我很激动,浑身因为刺激颤抖。

      终于!这么多年了,终于要母子乱伦了!我酝酿了很久,我是个畸形的恋母控,我不操这条母狗,我一定会疯的!

      「白芯茹……要乱了!」我大喝了一声,雷霆一样渗入了母亲的灵魂深处。

      「什么?!别!」妈妈想踢我。

      「来了!你亲生儿子的肉屌!!!」说完,我狠狠地一插!

      「啊!!!!!!!!!!!」母子二人同时仰头大喊。

      终于乱了!这么多年了,畸形的恋母情节,终于让我和这条母狗乱伦了!

      「不行!这是乱伦!快拔出去!!!」妈妈还在挣扎。

      劳资乱的就是伦。

      「妈妈,从小你就是我心目中的女神,我想和你交配很久了,求求你……求求你……」我在妈妈的身上大力抽插。

      「……什么?……别说了……」妈妈红着脸不敢看我。

      「求求你……给我生个孩子吧!」我不停地在妈妈的身上抽插。

      「不,不可以的,我们是母子。」

      「什么母子,妈妈,以后你就是我顾小川的便器!」我心想着,没说话继续用力。

      母子二人在房间里面喘着气,激烈的交媾着。

      「不行……快拔出去!」妈妈强忍着快感踢我。

      「太晚了,太晚了,妈妈,我们已经……回不去了。」我看这么妈妈的脸颊说。

      「舌头伸出来……」我拿起了SM的蛇鞭。

      妈妈死死地紧闭着嘴唇,我心头不由得火起,拿起蛇鞭抽向了妈妈的屁股。

      「啊!!!」妈妈大喊了一声,我舌头趁虚而入,母子二人的舌头激烈地纠缠在了一起,我丢下了皮鞭,什么都不管了,一切都只是为了让妈妈受精。

      说什么都晚了……妈妈,今天,我们母子交配了!你再也不是我的妈妈,是我的性奴了。我心想着,然大力地抽插着。

      「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些东西,滚出去。」妈妈在踢我。

      在这个母子相奸,如同地狱与天堂的夜晚,我必须要让眼前的这个女人——怀孕!

      「妈妈……张开腿,舌头伸出来……」我看着妈妈死命地抽插。

      妈妈还在挣扎,但是母子相奸的刺激让她乖乖地照我的话去做了。

      我把口水流在妈妈的嘴里,让妈妈吞下去。

      咕噜……

      刺……刺激……

      「妈妈……要射了,我要让你生二胎。」没说几秒,刚刚忍不住的我就已经压在妈妈的身上,努力地射出让妈妈怀孕的精液……「滚!」妈妈把我踢下床,展现了军人的力量,在床上哭了……这是我和妈妈第一次做爱。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经过几个月的努力,我和妈妈开始通奸,不过妈妈的态度依然很坚决,还一定要让我戴套。

      在父母的房间,我装了监控,把爸爸妈妈说的话录的一清二楚。

      「老婆啊~」

      「什么事?」

      「现在开放二胎了,我们是不是……也生一个?好让小川有个伴?」「唔……这件事」「嗯,好吧那下两个星期你出差回来,我们就……」妈妈对着爸爸说。

      「好,我这个月戒烟戒酒,封山育林,一定会让老婆好好地,我们就这么说定了。」爸爸说着,慢慢地和妈妈睡了。

      ……

      「妈妈,你下个星期,要和爸爸做爱,你们要生二胎?」我对着妈妈说。

      「……你怎么知道的?」妈妈停下了手里的汤勺。

      「我不要!」我一把抱住了妈妈,准备带往房间。

      「说什么?!你这孩子,小川,放开我!!!」妈妈在挣扎。

      「我不要二胎,妈妈是我的妈妈!」我开始展现出了小孩子的脾气,而且最重要的,竟然是……爸爸的种!

      「你这孩子,究竟想要怎么样啊!我告诉你,你以后不要碰我,以后也不准碰我!」妈妈在挣扎。

      我哭了起来,不管妈妈,就这样哭。

      「好了啦,这么大个人了,还哭鼻子,顾小川,你究竟想要怎么样啊!」妈妈最终还是展现了她母性的一面,摸着我的脑袋说。

      「我要让妈妈怀……我要让妈妈怀上我的孩子。」我一边哭,一边抱着妈妈说。

      「啊~你怎么……你怎么有这种变态的想法,这是乱伦,我们已经乱伦了,不能一错再错下去了,知道吗?」妈妈温柔地摸着我的发丝对我说。

      「我不管,如果你们生了,我就去死!」我的眼里展现出了凶狠的一面。

      妈妈吓了一跳,思索了好几分钟。

      「就这么……想让妈妈怀孕吗?」妈妈奇怪地皱着眉头看着我。

      我就像是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

      「唉~」最终,妈妈就像是下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似的,叹了一口气,把门关上了,认真地坐在我的床边看着我。

      「小川,要不要和妈妈……做个约定……打个赌。」妈妈问我。

      「打赌,打什么赌,约定什么?」我不解。

      「妈妈下两个星期,要和你爸爸……做爱。」妈妈温柔地摸着我的头发说。

      「然后生宝宝,生二胎……」妈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看着我。

      「如果你下个星期的最后一天,爸爸出差前的前一个晚上,能够让妈妈怀上的话……这个孩子,就是……」妈妈对我说。

      「就是我的?!!!」我惊喜地对着妈妈说。

      「嗯,但是,只有一天的时间噢。」妈妈摸了摸我的脸颊说。

      一天的时间,让妈妈配种。

      「但是,你要发誓,之后不能够碰妈妈,或者,以后和妈妈继续做那样的事情,但是妈妈要生爸爸的二胎。你两个其中选一个。」妈妈看着我认真地说。

      我知道妈妈是一个怎么样的女人,所以妈妈很坚定,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在那一天……妈妈,是小川的女人。」妈妈在我的耳边,红着脸对我说。

      妈的!真不公平,我就只有一天的时间,而爸爸有足足一个星期让这条母狗受精!!!

      「好。」

      ……

      ——一星期后

      「妈妈今天是我的女人,对吧?」我问妈妈。

      「嗯~妈妈今天是你的东西……」妈妈红着脸点头。

      如果妈妈今天不能怀上,就完了。

      母子交尾已经是很正常的事情了,我让妈妈脱光了,脖子上戴着项圈,穿上我给她买的黑色丝袜和恨天高。

      房间里,丝袜熟女跪在穿上,戴着黑色的蕾丝情趣内衣,戴着黑色的眼罩。

      「妈妈……」我呼唤着我的妈妈。

      妈妈的身体狠狠地颤抖了一下。

      「跪下,磕头。」我对着妈妈说。

      「滚!我是你妈!」妈妈白了我一眼骂道。

      她没有发现的是,我已经在床旁边放好了一部DV,准备拍摄这一出令人血欲喷张的母子交尾画面。

      「白芯茹,今天你要怀上儿子的野种了,有什么想说的?」我轻轻地坐在了妈妈的脑袋上,把跳蛋轻轻地塞进了妈妈的屁眼,开到了最大。

      嗡!!!妈妈的身体激烈地颤抖了起来。

      我让妈妈趴在床上,两条腿垂在床尾,身体和脚形成九十度。

      我慢慢地把妈妈的两片阴唇给分开了,用力地舔着,扣着……呜呜「嗯……别……停下……嘶~」很快,妈妈哽咽着高潮了。

      差不多了,我轻轻地甩了甩我的鸡巴,让妈妈轻轻地分开她的两片肥厚的阴唇。

      「白芯茹,你的亲生儿子顾小川要帮你配种,让你乱伦产子,生二胎,你有什么想说的?!」说着,我轻轻地一巴掌拍向了妈妈的屁股。

      「……」妈妈沉默着咬着嘴唇,气得发抖。

      「我们……这是乱伦……还是算了……啊!!!」妈妈说着,我狠狠地插进了她的阴道里,大力地开始抽送。

      「妈妈,我顾小川今天就是要帮你配种!!!」我抓着妈妈的两条手臂,感觉就像是在骑马一样,肉臀啪啪作响。

      妈妈已经四十多了,再不多生几个,以后就没机会生二胎了。

      「说什么我都得让你怀上!」说着,我拿出了从医院朋友那里弄来的排卵针,打在妈妈的静脉上……顾小川吃了两颗伟哥,坐在床上,鸡巴滴着前列腺液,顾小川知道,让妈妈受精不能急,先拿出两根手指,让白芯茹做上去,开始死死地抠挖着……一开始白芯茹还咬着嘴唇,二十多分钟后,白芯茹痉挛着腰,死死地挺直了她笔直的双腿,泄了!

      顾小川甩了甩发麻的双手,白芯茹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他把屁眼对准了白芯茹的嘴巴,坐了下去……白芯茹已经没有力气了,高潮的失神让她接受了儿子的调教,在儿子的调教下,她学会了只有妓女才会的毒龙,甚至对自己的老公都没做过……毒龙了十多分钟,顾小川感觉要射了……「妈的!」顾小川骂了一声,猛地站了起来插进了白芯茹的阴道里,插了两下,射了……房间里面,少年后入着他的亲生母亲,没有夸张的叫床声,就只有母子发情的喘息声。

      不可以的,这些,不可以的!

      明明不可以的,但是……好……好爽

      白芯茹被插得不说话了。

      顾小川换了一个姿势,侧入着,两条手臂死死地抓着白芯茹的肥奶!

      让DV清楚地拍摄到了白芯茹的脸。

      把妈妈插了一个半死,接着,我又把妈妈的两条手臂抱着,在床上后入拉着,妈妈的雪白乳肉上下翻飞,淫荡的不行,我把妈妈的乳房压在墙壁上,防止她乱抖以后下垂,这是我孩子以后的哺乳工具,不能下垂。

      「今天绝对要让你怀上!!!」我咬着牙射精了。

      「好啊!来吧!有本事就让我白芯茹帮你受精产子!」妈妈咬着牙恶狠狠地说,并不服输。

      ——五分钟

      啪啪啪!!!

      「妈,叫床!」顾小川吻着白芯茹的乳房。

      「嗯……嗯~」白芯茹并不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她从来没试过叫床,在儿子的调教下,渐渐地发出了一些声音。

      ——十分钟

      「别……别太快……嗯……慢点~……妈妈……妈妈要……」白芯茹正对着顾小川,舌头渐渐大了起来。

      第(4)一(ν)版(4)主(ν)小(4)说(ν)站(。)祝(c)大(о)家(м)新年快乐「骚逼!」顾小川骂了一声,死死地允住白芯茹的乳房。

      ——十五分钟

      「嗯……嗯~嗯~……嗯~」

      白芯茹的眼神迷离着,满头大汗,顾小川知道,他的妈妈白芯茹快要高潮了。

      「要高潮了吗?骚货!!!」顾小川问。

      白芯茹一动不动,脸色潮红!

      顾小川把鸡巴停下了。

      「嗯?」

      白芯茹迷离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骚逼!老子怎么教你的!舌头伸出来!!!」顾小川可不允许白芯茹只顾自己爽,一巴掌扇在了白芯茹的肥奶上!

      啪!的一个红印子。

      白芯茹还是无比的羞耻,不敢说话。

      「舌头伸出来!!!」顾小川一巴掌一巴掌地抽在白芯茹的肥奶上,白芯茹抱着自己的肥奶,慢慢地闭着眼睛把舌头伸出来了。

      「要高潮了,主人……求主人赐贱奴精液!!!」白芯茹不顾一切地打破了自己的羞耻底线,快要高潮的她在儿子的抽打之下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

      「骚逼!!!」顾小川开始不顾一切地抽插,把那条伸出来粉红色的舌头吸进嘴里,不停地把口水吐进去……——三十分钟

      「妈妈……老子要射了。」顾小川捏着白芯茹的下巴,吻着白芯茹的舌头。

      「儿子~」

      「嗯?」

      「主人……主人~贱奴……不行了,让贱奴……休息一会儿~」白芯茹感觉自己的阴道又红又肿,今天是怎么了,平时一般半个小时左右就差不多了,她不明白。

      「忍忍……一会儿就好了。」顾小川摸着妈妈的脸颊,吻着妈妈的身体。

      「不行……停下~休息会儿~」白芯茹开始推着顾小川的身体,虽然被蒙住脸看不到,但是还是太吃力了。

      「妈妈,你这是违反约定。」顾小川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不管了!」白芯茹开始露出母亲严厉的一面。

      「骚逼!敬酒不吃吃罚酒!」顾小川把白芯茹压在床上,带上口塞,白芯茹的两条腿在床位呈垂直的九十度,趴在床上。

      顾小川一条腿踩着白芯茹的脑袋,两条手臂抓着白芯茹的两只手往后面扯,死死地后入。

      啪啪啪!

      「唔!……唔!!!」白芯茹叫了十多分钟,累了,感觉脑袋晕晕的,顾小川这才射了出来,才是第二次。

      ——四十五分钟

      顾小川和白芯茹十指紧扣,黑色的丝袜死死地勾着顾小川的屁股,DV拍着两个人的屁眼,正面的受精姿势,精液慢慢地从白芯茹的阴道里溢出来。

      「差不多了吧?……主人……我快不行了。」白芯茹蒙着眼睛,伸出舌头说。

      顾小川没说话,吃了两颗伟哥根本说不出话,只能继续操!!!

      ——一个小时后!

      顾小川把妈妈的两条手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两个人舌吻着,白芯茹剩下的只是顺从,无论顾小川做什么,她只是性奴,只要负责挨操就行了。

      最令人血欲喷张的一幕从DV里面拍出来了!

      顾小川把白芯茹带到了她和老公的房间,洁白的床单上,黑色的蕾丝眼罩,鼻子上戴着一个SM鼻勾,身上穿着蕾丝情趣内衣。

      四条腿撑在床上,洁白的肥奶前后挺动,母子二人如同街边的畜生一样在父母的床上乱伦交配!!!

      啪啪啪!!!

      白芯茹被要求只能伸出舌头,她已经爽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从来没有这么刺激过,被蒙着眼睛调教……和自己的儿子乱伦竟然这么刺激……

      白芯茹还在咬牙忍受,她已经高潮了一次,现在快要高潮第二次了!

      「臭骚逼!」顾小川感觉到了白芯茹忍住不高潮,为的就是今晚不【受精】。

      他拿了两个绑头发的发带,绑在白芯茹的头发两边,四十岁的熟女白芯茹居然绑了一个双马尾,这种强大的反差刺激感,让顾小川忍不住当场缴械!!!

      「啊!不行……」白芯茹摇着头,身为军人的尊严,让她无法忍受这种羞耻般的刺激,只有几岁的小女生才会绑这种双马尾的弱智发型,但是却在她这个四十岁的熟女身上绑了,她摇着头,顾小川还是不顾一切地帮她绑了。

      「妈妈~」顾小川又一次从后面插了进去。

      穿着蕾丝内衣的人妻在床上把舌头想条母狗一样伸出来, 两条马尾被儿子抓在手里,不停地抽插,乳房疯狂地在夫妻性生活的床上甩动,这一切都让人拍了发布在了网上!!!

      竟然……这么刺激!!!白芯茹心里面感觉到了肉体已经不是她的了。

      「骚逼,母狗……射了!!!」顾小川死死地扯着白芯茹两边的双马尾,从背后压着白芯茹的臀部,让身下的母狗受精!

      顾小川射完,吻住了白芯茹的舌头。

      「……该说什么?」顾小川温柔地问。

      「嗯~谢谢……主人~赏赐精液……」白芯茹伸出舌头,趴在床上说。

      ——一个半小时后!

      他终于累了吧?白芯茹感觉鸡巴从自己的阴道里面退出来了,终于舒了一口气,下一秒,她就感觉舌头伸进了她的屁眼!!!

      操!这个畜生!

      「妈妈,老子要进来了!」顾小川吃了两颗伟哥,眼睛都红了。

      白芯茹慢慢地分开两边屁眼,防止顾小川开苞过度用力……没办法,阴道已经痛得不行了。

      ——两个小时!!!

      白芯茹一动不动,就像是死尸一样趴在床上,她闭着眼睛,流着口水……身后的顾小川捏住她两边的屁股,继续在屁眼里抽插……——两个半小时!!!!!!!!!!!!!!!!!!!!!!!!!!!

      啪啪啪!房间里面还在继续,母子乱伦,不,正确地来说,顾小川感觉在操尸体。

      「妈妈。」顾小川轻轻地摸着白芯茹的脸颊。

      「妈妈……投降了……以后……妈妈就是你的性奴,随便你用,你今天……放过妈妈吧。」白芯茹麻木地说。

      「好。」

      「发誓吧,以后你就是我顾小川专用的便器!用来乱伦产子就是你今生活着的意义。」顾小川对着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白芯茹说。

      白芯茹没说话。

      顾小川二话不说一阵猛操!!!

      啪啪啪!

      「我白芯茹……发誓……从今以后,我是顾小川……专用的便器,乱伦产子就是我今生活着的意义。」说完,白芯茹一动不动了。

      顾小川咬着牙关,从白芯茹的子宫射了最后一发!

      妈妈屁股翘着,一动不动,阴道溢出一坨坨精液。

      「磕头!」我站在床下,龟头朝着天上。

      妈妈慢慢地爬了下来,把头贴在了地板上,两只手交叠在前面,给我的肉屌磕头。

      毫无女性,身为母亲的尊严。

      「刚才不是让劳资滚吗?」我拿着SM皮鞭抽了母狗的后背一下。

      「贱奴错了,贱奴这辈子都是主人的玩具。」妈妈把头贴在地面上。

      我慢慢地把脚踩在妈妈的脑袋上,轻轻地拉住了妈妈脖子上的项圈。

      「说!求主人问白芯茹受精。然后给劳资磕三个响头。」我对着妈妈说。

      「求主人……为……白芯茹……受精。」妈妈在我的调教下,喊出了令人羞耻的语句,砰砰砰地磕了三个响头。

      「嗯。」我放下了鞭子,温柔地抱起了妈妈,让妈妈趴在床上,把鸡巴插进了妈妈的肛门,揉着妈妈的阴蒂,关好灯睡了。

      顾小川的肉屌还硬着,白芯茹闭着眼睛,母子二人就这样睡了过去……凌晨,白芯茹醒了。

      顾小川没说话,挺着鸡巴坐在电脑前面给了白芯茹一个眼神。

      房间里,美丽的熟母跪在男孩的胯下,慢慢地帮他深喉口交,男孩根本看都没看胯下的便器一眼,仿佛这个便器生来就是要伺候他的一眼,他任由这个便器慢慢地上下挺动,努力讨好他,因为他知道,从今往后,他顾小川将会多一个专用的乱伦产子肉便器!

      顾小川把调教母亲白芯茹的视频打码发在了往上,四十岁的白芯茹别人只当成熟女视频,谁都没有想到男孩和熟女居然是亲生母子!!!

      之后,爸爸回来了,妈妈被我操翻红肿的阴唇也不可能让爸爸知道在我的要求下,妈妈这个星期禁止和爸爸同房,在我买了验孕棒确认妈妈受精以后,我开始让妈妈和爸爸上床了,当然是在我在他们夫妻房间当中安装了监控的条件下。

      之后妈妈请了假,爸爸在内射了一个星期以后,妈妈告诉爸爸怀孕了,并且禁止爸爸再和他做爱,理由是防止伤到胎儿。

      当然,是我的种没错了。

      爸爸让我照顾好妈妈,然后去上班了。

      「放心吧爸爸,我这个星期会专心照顾好妈妈的。」我对着爸爸说。

      「嗯,臭小子,以后这个家也要你出一份力了,你的弟弟也要靠你照顾了!」爸爸对我说。

      「你怎么知道一定是儿子?」妈妈白了爸爸一眼。

      「老子的种,老子肯定知道。小川你说对吧?」爸爸自豪地说,嘚瑟地看了我一眼。

      「我觉得会是妹妹呢,妹妹可爱点。」我按下了口袋里面的跳蛋开关,妈妈的肛门被跳蛋刺激到了最大,情不自禁地扭了下。

      ……

      打开某个论坛,我把调教母狗的项目发了上去。

      月12日,母子交尾项目——【喝尿】

      「我尿急了,喝尿!」我拉着妈妈脖子上的项圈。

      「……不愿做的话,那我们就继续哦,以后也要天天做爱哦。」我对着妈妈说。

      白芯茹跪在地板上,轻轻地捧着两条手臂,不情愿地把眼睛闭上,嘴巴张大,舌头微微伸出。

      可以看到,妈妈内心也激动,我们的身体颤抖着,我终于开始调教了妈妈的第一步,尿液慢慢地射在妈妈的嘴里。

      妈妈吐着舌头,大部分都尿在地上,妈妈躲开了几次,被我拉着继续尿,尿了整张脸。

      终于,我尿完了,妈妈给我了一巴掌。

      但是后面我又调教了几次,妈妈这才开始慢慢地学会深喉喝尿。

      月13日【毒龙口交】

      我脱光了衣服,拉着妈妈脖子上的项圈,让妈妈爬到了我的床上。

      我细心地帮妈妈穿好丝袜,黑色蕾丝手套,让妈妈跪在地上。

      「磕头。」我对着妈妈说。

      妈妈沉默了一会儿,因为被我成功受精,之后她遵守约定,成了我的性奴,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肉便器。

      「磕头!」我拿着鞭子抽向了妈妈。

      「我教过你的。」我狠狠地吻了妈妈一口。

      妈妈白了我一眼,慢慢地趴在了地上,慢慢地趴了下去,把两只手叠在自己的脑袋前面,卑微毫无尊严的把她的脑袋贴在了地上。

      「说。」我踩着妈妈的脑袋,宣示着我的主权。

      「请……主人……顾小川……随意使用……厕奴……的身体。」妈妈羞红了脸,感觉无比的羞耻,同时,还有刺激。

      我让妈妈躺在床上,经过我的调教,妈妈很熟练了。

      「舌头伸出来。」我对着妈妈说。

      妈妈戴上了蕾丝眼罩,看不到东西,两只手被我反捆在背后,慢慢地张开了她红润的嘴唇,把舌头伸了出来,当成便器让我随意使用。

      「喝痰!」

      我赤条条地脱光了衣服,轻轻地打了妈妈的脸两巴掌,在她的喉咙里面吐了一口痰,妈妈吞了下去,感觉到了恶心。

      我这么做是为了让妈妈的羞耻打破底线,也是调教的一种方式。

      我伸出了我的无名指和中指,在妈妈喉咙里面扣了扣,妈妈经过我的调教,已经不觉得反胃了。

      抽出来的时候,妈妈习惯性地死死地吸住我的两根手指,沦为了便器的白芯茹,已经忘了自己是一个人,是一位母亲,在我的调教下,她的嘴巴也变成了阴道。

      「嗯,很不错。」我轻轻地打了妈妈两巴掌,被我调教的很不错。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慢慢地把鸡巴插进了妈妈的嘴里……一瞬间,妈妈死死地吸住了我的肉屌,那根舌头灵巧地缠着我的龟头。

      嘶!我究竟调教了一个什么样的便器!

      「淫荡成这样……」我看着妈妈的乳头,两只手毫不留情地捏了下去,死死地往上提。

      我动了,非常快……把妈妈的嘴巴当成了阴道,妈妈在咳嗽,深喉,我管你妈的臭逼那么多,射了再说!

      很快,我死死地挺动着我的前列腺,往前挺,妈妈的喉咙蠕动着,我的龟头颤抖着,在妈妈的狗嘴里射出了第一发的精液。

      大丈夫当如此!!!

      「妈妈,我来孝敬你了!孝儿日母逼!!!」我嘶吼着,用力地抽插被妈妈吸住的肉屌。

      深喉毒龙!!!

      我把肉屌拔了出来,妈妈还在死死地吸住,因为就是第一次的时候,妈妈没按照我的要求把鸡巴好好允住,足足被我用皮鞭打尿了,之后她就养成了一个吸住任何东西的习惯。

      我又在妈妈的脸上扇了两巴掌,慢慢地转了一个身,把屁眼对准了妈妈的舌头。

      妈妈明白了,把舌头在上面舔弄着。

      「伸进去。」说着,我一鞭子抽向了妈妈的阴蒂,妈妈哀鸣了一声,把舌头伸进了我的肛门,刺激我的前列腺,很快,我又射了第二次。

      我满意地点了点头,慢慢地又把肛门抬起来,把鸡巴又插了回去,这次,我不动了,就这么深喉,闭上眼睛,缓缓对着妈妈的胃里撒尿,妈妈大口地吞着尿液。

      最后,妈妈慢慢地吻着我的龟头,我一手拿着DV,妈妈看着镜头,用舌头不停地钻着我的尿道口,也就是俗成的马眼。

      「多用点舌头。」我对着妈妈说。

      妈妈闭上了眼睛,慢慢地上下挑逗我的马眼,不停地刺激着。

      射完了以后,她轻轻地允着,没有我的要求,只是不停地叼着肉屌。

      【足交】

      我让妈妈穿上黑色的丝袜,和我正对着躺在一起,我在她的阴道里塞了一个跳蛋,肛门插着电动棒,把灯关上了,就这样让她坐在床上,两只手抓着丝袜小腿帮我足交。

      「这样吗?」妈妈撸动着丝袜两条腿上下。

      「留点口水进去。」我对着妈妈说,妈妈慢慢流了一点口水进去。

      「感觉怎么样?」我对着妈妈说。

      「我感觉儿子你很变态,要去看心理医生。」妈妈白了我一眼,继续害羞地足交。

      慢慢地妈妈累了,被我一鞭子抽了下去,继续打起精神足交。

      「老子没让你停,不许停。」我看着妈妈害羞的眼神,让我快射了。

      「……我快射了……妈妈。」我对着妈妈说。

      「嗯……好……我去拿点纸巾。」妈妈对我说。

      「拿个鸡巴纸巾……我怎么教你的?!」我让妈妈想起了被我调教对着主人该说的话。

      「嗯……好……主人想射在哪?妈妈的丝袜上吗?」妈妈对我说。

      「逼里,好好受精。」我对着妈妈冷冷地说。

      妈妈无奈地张开了两条大腿,用两根穿着蕾丝手套的手臂翻开她两片肥厚的阴唇,不敢看我。

      「请……主人……射进贱奴的逼里。」妈妈羞红了脸,不是关了灯,她根本不敢说出来。

      「嗯。」我点了点头,撸动着龟头,慢慢地把精液射进去那个洞口。

      此刻我已经忘了眼前女人的身份,只知道我的胯下是一位女奴,随意我享用的便器。

      射完了,我把最后一点的精液射进了妈妈的洞口,慢慢地把肉屌放在妈妈的唇边,妈妈白了我一眼,羞涩地允着,知道该怎么把那些残留在尿道口的精液吸出来。

      【肛交】

      最后,我又用了足足一个星期的时间开发妈妈的肛门。

      因为怀孕了以后,头三个月是不能用阴道的,我要开发妈妈的肛门让我使用。

      我在妈妈的肝门涂了润滑液,让妈妈充分润滑以后塞了一个跳蛋。

      「请……主人……享用。」妈妈掰开了自己的屁眼,慢慢地扭了扭,眼睛蒙着眼罩。

      「老子要进来了。」说完,我慢慢地插进了妈妈的肛门。

      「唔……主人……贱奴的屁眼,只是为了主人用的。」妈妈慢慢地在抽插下学会叫床,尽管她并不舒服。

      「舒服吗?母狗!」我从妈妈的下面不停地挺动着鸡巴。

      「唔……难受……就像是拉不出屎一样。」妈妈皱着眉头对我说。

      「夹紧点,难受也要学,以后多点用屁眼伺候老子,阴道就不会那么辛苦了。」我两只手抓着妈妈的乳房说。

      「知道了,好难受……妈妈不喜欢肛交。」妈妈皱着眉头说。

      「你再说一遍?」我死死地捏着妈妈的乳头。

      「错了,贱奴不喜欢肛交,主人喜欢……随意使用……」母狗夹紧了自己的屁眼。

      「射了!骚逼!!!」我对着妈妈的肛门射了一发。

      之后我换了一个姿势,正对着妈妈,在自己的房间和妈妈肛交。

      「主人,请赐贱奴……痰液和口水。嗯~……嗯~」妈妈淫贱地扭动着身体,显得很不舒服。

      我知道,妈妈不喜欢肛交,可是在我的调教下,她只能够让我尽快地射出来。

      「看镜头。」我对着妈妈说。

      妈妈主动长大了自己的嘴巴,伸出了舌头,眼睛看着DV。

      「骚逼!射了!」我一口吻住了妈妈的贱舌,把精液射进了妈妈的肝门。

      慢慢地,我把肉屌从妈妈的肛门拖了出来,精液顺着妈妈的屁眼流了出来……【精授】

      妈妈绑着双马尾,蒙着眼罩,两条手臂弯曲着,在我的要求下像条母狗一样躺在床上。

      让妈妈受精我采用了最为传统的男上女下姿势。

      「白芯茹,今天你要怀上儿子的野种了,有什么想说的?」我对着妈妈问。

      「不……不要……母狗不要……怀野种……」妈妈蒙着眼睛摇头,乳房上下晃动。

      妈的!在妈妈心底还是很抗拒受精,我不由得心头火起,扬起了巴掌扇在了妈妈的肥奶上。

      啪!啪!啪!把妈妈的奶子打红了。

      「贱奴错了……呜呜……别打~……别打了~……主人……贱奴愿意受精……愿意怀野种……呜~」妈妈哭着抓着我的手。

      「乖~好好怀个乱伦的野种生下来。」我吻着妈妈伸出来的舌头。

      「嗯……哈……哈……母狗……要怀上儿子的野种了……母狗……好下贱……求主人……赐精……赐痰……赐口水……多射点,主人想射在母狗的子宫里,哪里都行……哈……母狗要高潮了~」妈妈喘着气,对我说。

      「好,嘴巴张大点,舌头伸出来!老子给你!」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妈妈死死地伸出粉红色的舌头,上下对着空气 挑逗。

      我给妈妈吐了口水和痰以后,肉屌当场缴械了,经过两个星期的调教,妈妈心里面开始慢慢明白了,怎么样才能够让我射地快点。

      「不行了!野种……野种的精子要射进来了……乱伦野种的精子要射进来了……母狗要受精了!」妈妈疯狂地摇头,双马尾在后面晃荡。

      我抱起了身下的母狗,在空中抽插这个精罐!妈妈晃动着乳房,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爽……好爽……当天在场上,我帮妈妈打了舌环和鼻环,让妈妈像畜生一样,鼻子挂着金属环,舌头的金属环被拉出来,脖子上挂着宠物铃铛,鼻子戴着鼻勾,绑着双马尾,死死地晃动肥奶受精……果然,在那天晚上,我身下的母狗怀了野种。

      只要下了床,我把妈妈的鼻环和舌环都拿下来了,没人知道妈妈在床上这么淫荡,也不知道。

      【AV】

      最后一个项目,是让妈妈学AV叫床,一开始妈妈强烈反对,在我拿出马鞭下,妈妈低着头沉默了。

      「你都在看什么!那些该死的日本人的东西,我才不要学。」妈妈跪在床上骂我。

      我不管,拿起马鞭开始抽,抽到了后面,妈妈哭着跪趴了下来,磕头以后开始学叫床。

      我抱着妈妈看了一下午的日本母子AV,然后开始实战了。

      「舒服吗?」妈妈撸动着肉屌问我。

      「嗯。」我点头。

      「舒服就好……」妈妈吸着我的肉屌,然后吐了出来,主动把大腿张开了,分开了两边的阴唇。

      「求主人……赐母狗……肉屌……」妈妈羞耻地喊出了这句话。

      「白芯茹……要乱了!」我大喝。

      「来了……亲生儿子的鸡巴……」妈妈脸上的表情极度羞耻。

      我的龟头慢慢地插了进去,感觉这次额外的刺激。

      「噫~~~」妈妈咬牙,开始叫床。

      我吻着妈妈,很快,妈妈快要高潮了。

      「妈妈……要高潮了……赐……母狗口水……主人……求你……给我……」妈妈的表情又是痛苦又是快乐。

      「赐你什么?」说着,我往妈妈的嘴巴吐着口水。

      「赐……赐……赐你麻痹的……精液!!!想让我求你?!」妈妈突然恶狠狠地对我说。

      「啊啊!畜生儿子的劣等精子要射进来了……」「不能射……不能射精来,这是你爸爸才有的权力,贱种精子射进来……会怀上儿子的……野种的。」妈妈淫媚地看着我说。

      「怀上……野种……」这几个字强烈地刺激着我,我射了,第一次射的那么多,十一股,我趴在妈妈的胸前,妈妈摸着我的头发。

      ……

      妈妈在被我压制式的抽插成功受精后,慢慢地经过我的一手调教,再通过怀孕九个月帮忙做家务,跑腿,按摩的温情攻势下,已经完完全全地服帖了,从身体到心灵没有一处不被我占有,爸爸还蒙在鼓里,今天和我说,让我带妈妈好好去做产检。

      我拿了爸爸几百块,爸爸送我们出门以后,我带着妈妈来到最近的酒店开了一间房间。

      开房的人看着我妈妈的奶子,一个劲的吞口水,我仿佛还听到我走了以后他骂了一句,胸好大。

      在房里,妈妈主动穿上了我买给她的蕾丝开档内衣,我在一旁摆好了DV以后,妈妈在床上在地毯上跪了下来,主动给我磕了三个响头请安,然后把项圈上的皮鞭放在头上。

      我踩着妈妈的脑袋,拿着皮鞭和妈妈开始了九个月孕妇的盘肠大战!

      「到床上去。」我赤条条地拿马眼对准了妈妈挺着九个月的孕妇。

      妈妈慢慢地分开了两边肥厚的阴唇,对我说。

      「请主人随意享用。」妈妈被我成功调教成了性奴,羞耻心已经荡然无存了。

      我把肉屌插了进去,妈妈慢慢开始和我说话。

      「爸爸这几天怎么样?」

      「嗯,我和他说让他不要碰我好好养胎,毕竟是主人的种,他自然没有敢碰我了。」妈妈慢慢地摸着我的头发说。

      「嗯,老子给你奖励。」说着,我开始大力地抽插起来。

      「主人……轻点……你的种受不了……啊~……」妈妈开始学会了叫床。

      「叫的再淫贱下贱点。」我对着妈妈说。

      「看镜头。」

      「我是个……和自己亲生儿子乱伦的婊子,我的肚子里怀的是……亲生儿子的骨肉……」「嗯……爸爸的鸡巴大还是老子的大?!」我抓着妈妈溢出乳汁的乳房说。

      「嗯……绿帽奴的鸡巴根本没有办法和主人比……再快点……快点把精子灌进来……」妈妈知道说什么能够让我快点射精,原本她是很抗拒这些的,经过我的调教下,就算是孕期做爱很不舒服,她也慢慢地学会了怎么伺候我。

      「老子……要射了……」插了一会儿,我抓着妈妈的两只肥奶,吻住了妈妈的嘴唇,和身下的性奴疯狂舌吻。

      「射吧……多射点……」妈妈搂着我的脖子,两条黑丝大腿夹住我的腰。

      射完,我趴在妈妈的身上喘气。

      趴了一会儿,我在床边点了一根烟,慢慢地把鸡巴从妈妈的肉穴里面褪了出来。

      妈妈慢慢地爬了起来,按照【规矩】跪在我的跨下,慢慢地把残留的精液从尿道里面吸出来。

      「深喉。」我吐出两个字,妈妈闭着眼睛把肉屌含进去了十分钟,没有我的允许,她还不准把龟头吐出来。

      我和身下的母狗说了,只要精子一有,两天一次的母子性生活是必须的!

      特别是爸爸不在家,我每天都会对妈妈进行疯狂的胯下输出!

      曾经有一天,在爸爸的要求下,妈妈还是没忍住和爸爸上床了,我第二天气得把拿起马鞭调教了我眼前的熟女,最后妈妈跪在地上不停地全裸磕头,主动喝尿毒龙我才解气。

      至此之后,妈妈再也不敢在没有我的允许下和爸爸上床了。

      有人问我,这样算母子吗?有把她当妈妈妈?只不过是性奴而已。

      我对此表示,每个人的爱都是不一样的,我是一个极度的畸形恋母控,也许我对妈妈的占有欲太强才会导致这样的情况出现,妈妈既是性奴也是妈妈,更是妻子,只不过是爸爸一起共同使用。

      也有人像普通人一样,和妈妈做做爱,其实在我看来和约炮没多大区别,你完全可以用钱买个更好的熟女,要求她做一些特别的事情,但是母爱和奴性并存,这就难了。

      妈妈对我很溺爱,基本上我要她做什么就做什么。

      后来我和那些乱伦的同好一起带着母亲开房,不换母,只是开房互相观看。

      当然,也有和母亲乱伦的同好问我,怎么样才能够像我一样把妈妈调教成这样的便器让自己随意使用。

      我对此只能说,萝卜加大棒,我身下的母狗也是调教了两年才变得这么服服帖帖的。

      「嗯……嗯~……嗯……贱奴的表情够淫荡吗?」妈妈吐出粉红色的舌头上下挑逗我,蒙着眼睛问。

      「妈的!又要射了,贱母狗!换个姿势!」我和妈妈同时跪在床上,拉起来妈妈的两条手臂,两个人跪在酒店的床上,挺起身,妈妈的阴道又让我注入了一管精液。

      射完,妈妈趴在床上,主动把舌头伸出来,知道要准备毒龙了。

      我理所当然地坐上了这个人肉马桶,享受着妈妈舌头带来的毒龙,妈妈一边毒龙一边吸,把手撸动着我的龟头,熟练地把残留的精液排出来。

      「母狗……剩下的精子要来了。」我站了起来,妈妈长大了嘴巴,伸出舌头,我把蒙着的眼罩扯掉了,妈妈知道她接下来需要做什么。

      妈妈伸出手撸动着龟头,跪着迎接我的颜射。

      白色的精子射在妈妈的脸上,不多,妈妈抿着嘴没说话,默默地磕了一个头,帮我拿烟点上了。

      大丈夫当如此!

      我一边点着烟,妈妈跪在地上,把我的脚扶在她的头上,两只手交叠把头贴在地板,已经怀孕了九个月了,奶子和肥厚的阴唇也变黑了。

      我看着身下的妈妈,叹了一口气,还是别让自己的种出意外,安全地把这个乱伦的野种生下来,这辈子就基本圆满了。

      孕奴,妈妈,共妻……

      我把脚拿开了。

      「主人是不是准备尿了?」妈妈看着我的龟头问我。

      「嗯。」我坐在床上,抽烟点了点头。

      妈妈闭着眼睛,慢慢地爬了过来,轻轻地含住我的肉屌,深喉……「要尿了。」说完。

      「嗯。」妈妈眨了眨眼,表示可以尿了。

      我尿在了妈妈的喉咙里,经过了九个月的调教,一滴不剩地全都喝进去了。

      妈妈喝完,拿出手帮我的肉屌在她漂亮的脸上抖了抖,擦了擦,把尿液擦干净了。

      休息了会儿,我帮妈妈温柔地穿上衣服牵着妈妈的手带她去做产检了。

      很快,妈妈生了,我把和妈妈的经历分享到了网上,在我二十岁的生日,妈妈问我,我想要什么礼物。

      我问妈妈想不想要我娶老婆,如果不想的话,要帮我怀第二个种,妈妈想了想,最后还是帮我怀了。

      故事大概就到这里,我很爱我的妈妈,肉体和心灵都很爱,这是一段真实的经历,虽然有润色加工过,不过大部分的都是真的。

      【完】

    本章字数13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