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公关先生

    时间:2018-10-19
    (一)

      我的名字叫望龙,今年廿六岁。

      之所以有这么一个俗气名字,可能是父母得我一个儿子,期盼「望子成龙」
    的原故。

      我可不大喜欢这名字,另外取了个洋名,叫「丹尼」,你们也跟着唤我丹尼
    吧!本来我在一间颇具规模的地产公司里任职经纪,好景时月入二万多港圆,可
    算是一份不错的工作了。

      女朋友叫碧茵,廿一岁,是两年前到夏威夷旅行时,因同是团友的关系而认
    识的,我们计划明年中便结婚,因此去年我俩在沙田联名购买了一所房子,不算
    很大,而且还正在银行期供,可将来结婚后便总算有了属于自己的小爱巢了。

      她爸爸是香港有名的富商方中天,在大陆和香港都开设有塑胶厂,东南亚着
    名的「蓝B 」商标便是他公司的产品。

      当她爸妈知道宝贝女儿有了要好的男朋友后,便不断催速带回家给他们相见,
    好瞧瞧未来女婿的模样,弄到碧茵老是在我面前唠叨:何时才愿意跟她回家吃顿
    饭,见见家长。

      但我想到事业尚未有成,竹门木门不相配,趁年轻力壮还是赚多些钱实际,
    所以每一次都推辞了,我誓要靠自己的真本领创一番事业,别让人将来在背后唱
    我靠老婆发达呢!

      谁知人算不如天算,一场亚州金融风暴把我全盘计划都打乱了:由于香港楼
    价大跌,交投减少而令公司业务萎缩,我便是首当其冲被裁掉的员工之一。

      对我来说,真如晴天霹雳,霎那间收入全无,别说房子再也没钱供,就是连
    生活费也顿成问题。

      一加入失业大军的行列,那种痛苦真难以形容,每天花上好几个小时到处去
    求职,得来的回覆尽是「回去等通知吧!」一句,晚上回家都是带着疲累而失望
    的身躯倒头而睡。

      本来靠碧茵的关系,在她爸爸厂里当个一官半职,本来不成问题,可我就是
    强脾性,偏不要她帮,钱要凭自己的本事赚回来,不能糗给她外家看。

      想起一大班同学中,小张算是混得最风光了,每次见他都是名表金链、西装
    骨骨,连打火机也是名牌货,替你点烟时「叮」的一声,准把你吓一跳。

      虽然他从来不透露自己公司的名称,也不知道他担任甚么职位,但在经济市
    度低迷下,他仍然能保持可观的收入,相信公司的规模也小不到那里去。

      今晚我约了他在尖沙嘴的一间酒吧里碰头,看看有没有甚么可关照的,老友
    一场,大概不会见死不救吧!

      到了约定时间,我准时走进酒吧里,四处张望见他还没到,便先找张桌子坐
    下,叫来一杯啤酒喝起来。

      酒吧里烟雾弥漫,电视机正播放着足球世界,法国对巴西的总决赛事,人们
    围满在屏幕前,大吵大嚷、指指点点:「上!……上!……传中……对!……射
    呀……射呀……哎!……真窝囊!」吵得耳朵也快聋了。刚点上一枝香烟,就有
    人在我背后轻拍两下,转过头一看,正是小张,他西装笔挺,神采飞扬,左手掖
    着意大利男装手袋,右手拿着无线电话,一拐身就坐到我对面的椅子上。

      替他叫了一杯啤酒,再给他点上一口烟,两人便打开了话匣子。

      寒喧一番,对话渐渐进入主题,小张听完了我的遭遇后,轻轻低叹了一声:
    「阿龙,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看我好,我看你好而已。

      不瞒你说,我现在当的职业,说得好听一点,是男公关;说得难听的,人家
    叫你做鸭、舞男,你也得默认。

      每个晚上,我就是穿梭在酒店、别墅之间,带给痴女怨妇无限快乐,也从她
    们身上赚得花花绿绿的钞票,跟本就是一个出卖肉体和自尊的男妓罢了!我已经
    洗湿了头,没法不干下去,可你是暂时失意,将来前途无限,干嘛要自毁前程呢!

      况且万一给碧茵知道,可就不堪设想了。「我对他说:」我当然不是打算把
    它作终身职业,不过这样的市道,谁也说不上何时方可复苏,骨气喂不饱肚子,
    你替我留留神,让我客串几趟,先解决这燃眉之急才说,总不成把和碧茵一同开
    的联名户口里的钱取出来作零用吧!再说出来玩的女人都不喜欢张扬开去,你不
    说,我不说,谁知道?「小张低头沉默了一会,才说:」你得有心理准备,这一
    行也不是想像中般容易干,出来滚的女人千奇百怪,甚么要求都有,赚得她们的
    钱,就得弄得她们服服贴贴,别到时后悔呀!「跟着递给我一张他的名片,然后
    说:」明天你去出个手提电话,再在几份小报上登一段广告,生意自然就会送上
    门来,如果有甚么需要帮忙的,打去我上班的「星期五俱乐部」吧!「和小张分
    手后回到家中,才一进门,就见碧茵正坐在厅中看电视,她见我回来,忙不迭问:」
    我等你好几个钟头了,怎样?小张有替你找到新工作吗?「我当然不会直说,骗
    她道:」有喔,是在广告公司里当设计助理,不过是夜班的电脑输入员,以后晚
    上便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呐,不怨我吧?「她高兴得搂着我直跳:」哪里!哪里!
    男人始终是事业为重,好好干吧!不过别净顾着工作冷落了我就行了。「不明就
    里的人听起来,还以为她语中带刺呢!

      她胸前两团软肉抵在我心口上,引得我心内发痒,真正是「穷心未尽,色心
    又起」,顺势抱着她推前,压在沙发上,双手伸进她衣衫内,一把揪着乳罩往外
    就扯,肥肥白白的一对乳房便应声弹出,随着她欲拒还迎的扭动而在我面前晃来
    晃去。

      我两手各握着一只,不停揉动,搓圆按扁,撩得碧茵微丝细眼,挺高着胸口,
    好让两个乳房更形突出,等我玩得越加得心应手。

      摸捏了好一会,两粒小葡萄般的乳尖在我掌中渐渐发硬了,我用手指挑拨一
    下,俯低头张口把其中一颗含进嘴里。

      我先用嘴唇包裹着整粒乳头,将口里的热力输送给它,然后再轻轻用牙齿咬
    着,舌尖在乳头尖端上面舔。

      不几下,碧茵就脸红耳热,汗冒心跳,气喘如麻,身体像蛇一样扭来扭去,
    磨擦着我的下身,令我不期然地就起了生理反应。

      裤裆里像包着一团火,热力往心里慢慢烧去,烘得全身热辣辣的,隐隐感到
    勃起的鸡巴在里面一跳一跳,令到挺成尖尖的裤子前端不停地在碧茵的下体撩来
    撩去。

      手掌摸捏着她嫩滑的乳房,舌尖舔着她勃得硬硬的奶头,鼻子嗅着她胸前散
    发出来的阵阵乳香,眼睛享受着她脸上充满快意的表情……,

      宫能的刺激令我再也把持不住,阳具越勃越硬了,可惜阴茎被困在裤里,龟
    头让布纹磨擦着,又麻又痒,全身都不自然。

      我用手把它拨歪,等它斜斜的挺向腰间,才舒服一些。

      碧茵把我的西装外衣扯后,脱了下来,双手肉紧地揽在我背后,指甲尖深深
    地陷进我背部的肌肉里,鼻孔发出「唔……唔……唔……」

      连续不断的吭声,听得我越发血脉高贲,欲火烧到脑袋上来了。我再也忍耐
    不住,便暂时停止对她乳房的进攻,一把抱起她,三两下便将她的衣裤剥个清光,
    全身赤条条地横陈在沙发上,一副雪白无瑕的肉体便暴露在我眼前,任我摆布。

      她生自豪门之家,身娇肉贵,皮肤自然保养得又白又滑,加上她年轻貌美、
    身材窈窕,青春四溢,尽管我并不是第一回饱览这动人的上帝杰作,但还是忍不
    住偷偷了几口口水。

      她清秀的瓜子形俏脸本来白净得像一朵小丁香,此刻却红粉绯绯、春上眉梢;
    一对晶莹如水的大眼睛,这时却紧闭如丝,眯成直线;嫣红似丹的小嘴唇,半张
    半开,诱人暇思、性感迷人。感谢上苍,此生此世,能让我永远拥有这美妙的胴
    体,真是羡煞多少旁人!

      我把她丰满的肥臀轻轻抱起,搁上沙发的扶手上,让她下体微微向上演突,
    然后再握着她双腿,慢慢往两边掰开,一幅令人难以忘怀的美丽图画顿时出现在
    我眼前:两条滑不溜手的细长美腿向外伸张,轻轻抖动。

      夹在中间尽头的是一个白如羊脂的饱满阴户,阴阜上长着乌黑而又柔软的曲
    毛,被我呼出的热气吹得像平原上的小草,歪向一旁;拱得高高的大阴唇随着大
    腿的撑开,被带得向两边半张,露出鲜艳夺目的两片小阴唇,黏着几滴浅白的爱
    液,像一朵粉红色的玫瑰,蘸着露水,在晨曦中初放。

      我不一次这样忘形地注视着她神秘的地方,但每一次都神魂颠倒,无法自我,
    心儿扑扑地乱跳,呼吸也几乎停顿下来。

      我退后仔细欣赏了好几分钟,才猛地把头埋下去,伸出舌头,在红红皱皱、
    美得像鸡冠的小阴唇上面轻舔。舌尖触到的是难以形容的美快:滑得像油、甜得
    似糖;阴道里散出来的一股幽香:清得像兰、芳得似梅,总之,浪漫得像诗。

      她的小阴唇在我舌尖不断撩舔之下,开始发硬,往外伸张得更开了,我用指
    头将小阴唇再撑开一点,露出淫水汪汪的阴道口,洞口浅红色的嫩皮充满血液,
    稍稍挺起,看起来就好像绽开的蔷薇。

      顶上的阴蒂从包管皮里冒出头端,粉红色的圆顶闪着反光,像一颗含苞待放
    的花蕾。我用舌尖在阴道口打转,让她不断涌出的淫水流在舌头上,又浆又腻,
    然后再带到阴蒂,利用舌尖蘸在越挺越出的小红豆上,把整个阴户都涂满黏黏滑
    滑的淫水。

      碧茵在我的逗弄下,阴户一挺一抬,全身肌肉绷得紧紧,双手几乎把沙发的
    垫布也抓破了,忽然间又来一个哆嗦,满身抖了几抖,大量淫水骤然而出,把我
    的嘴糊成一片。

      我见她牙关紧咬,身体左扭右动,像有无数虫子在身上爬,知道我再没有进
    一步行动,准给她抡起粉拳在我胸前乱打了,便抽身而起,用打破世界纪录的最
    快速度,将身上所有的障碍物统统除掉,一丝不挂地向她看齐。

      勃得不耐烦的阴茎,一经解除束缚,马上便昂头吐舌,显露威风,在我胯下
    点头哈腰,上下跳动。我用手握着包皮,轻轻捋后,红得发紫的大龟头鼓涨得棱
    肉四张,往前直挺,嫩皮也拱起好些有如荔枝皮般的小肉粒,闪着亮光。

      我左手把碧茵的小阴唇撑开,右手提着布满青筋的阴茎,用龟头挨在她阴道
    口揩磨,两下子,龟头便全给淫水涂满了,还有些顺着阴茎直流下根部,浆得整
    枝阴茎像溶化了的冰棍,全是水液。

      我一鼓作气,将龟头对准微微张开的阴道口,力抵而进,「扑吱」一声,淫
    水四溅,霎那间,整根又大又长的阴茎便埋没在碧茵潮湿温暖的阴道里。

      她口里「喔……」地轻叫一声,胸口挺了挺,舒服满足得像小孩子终于得到
    了一件盼望已久的心仪玩具。我

      两手分别托起她的腿弯,凝聚全部气力在下半身,挪动阴茎开始在她的桃源
    小洞里一下下地抽送起来。

      那种龟头被阴道里层层皱皮磨擦的舒畅感觉,确非言语所能形容,全身的感
    觉神经都集中在男女性器官接触的几寸部位,一抽一送都引起莫名的美快,一进
    一退都带来无比的欢愉。

      性交就像不停产生爱欲电流的发电机,把磨擦产生出来的震撼人心电流往双
    方输送,然后聚集在大脑中,储到了一定程度,便燃起爱火花,爆发出让人如痴
    如醉的性高潮。

      我忘掉一切,脑空如洗,净心体味着抽送中传来的一阵一阵快感,领略着和
    碧茵灵欲交流中所得到的爱情真谛。

      虽然反覆又反覆做着同一动作,但受到的刺激却越来越强,让人没法子停得
    下来。眼中望着碧茵高潮迭起、欲仙欲死的身体在我力之下舒畅得不停起伏,耳
    中听着她忽高忽低「啊……阿龙……我……

      我……哎……哎……我要死了!……喔……喔……不行了……我要了!……

                     「

      的叫床声,心里不期然冒起一股无比的英雄感,令我越抽越劲,越抽越快,
    阴茎涨得又硬又挺,每一下都直顶到阴道尽头,让龟头碰撞到她子宫口为止。

      双眼望着阴茎的大龟头在她阴道飞快地出出入入,把不断流出的淫水磨成无
    数的细小泡泡,黏满在整枝阴茎上,白花花的遮盖在上面,弄得面目全非。

      阴茎和窄洞之间的缝隙,淫水还在继续涌出,令到我前后晃动的阴囊,每向
    她会阴敲碰一下,便蘸到不少,再甩向沙发扶手上,渐渐累积成一滩白潺潺的水
    渍,把扶手弄得黏黏滑滑一片,碧茵的屁股给我越撞越滑后,整个人都躺到沙发
    上去了。

      我见给扶手碍着,索性抽出阴茎,把碧茵掰转过来,让她站在地上,弓着腰
    趴在沙发面,然后再抬高她屁股,提着蘸满浆液的阴茎,朝着她耸起的小又再捅
    进去。

      我双手扶着她滑不溜手的臀部两团肥肉,下身猛力地前后迎送,小腹和她屁
    股一下又一下的撞击,发出清脆的「辟拍、辟拍」一连串响声,像在鼓掌回应着
    我卖力的抽插。

      碧茵双手撑着椅面,身体就着我的频率前后挪动,令到垂在胸前的一对大奶
    子也跟着摇摇摆摆,逗得我忍禁不住,弯腰压在她背上,两手捞前,用力握着那
    一对饱满的肉团,使劲地揉捏起来。

      碧茵在我两面夹攻之下,全身动不了几动便要颤抖一轮,乾脆整个胸部趴在
    沙发面,翘起屁股,仍然接受着我带给她无尽快感的抽送。

      我的龟头在阴道里面像活塞般抽出推前,棱肉边缘和她阴道内的腔肉互扣,
    引起令人要晕厥似的快感,为了不断享受这种乐趣,我有不知疲倦地把阴茎在湿
    滑的阴道里进出,让快感连绵不绝,畅爽得不愿停下来。

      张口不断发出叫床声的碧茵,此刻脑袋左右乱摆,秀发四散,像发了狂般抓
    着沙发的垫布,一把塞进嘴里,用牙狠狠咬着,叫床声变成从鼻孔里透出来,像
    痛苦的呻吟:「唔……唔……唔……唔……」,虽呢喃不清,却充满性感诱人的
    快意,像鼓励着我对她一浪接一浪的进攻。

      忽然间,她全身僵硬,有两腿发软,吭声也停了下来,跟着娇躯强力地抖动
    不堪,像发冷般不断打着哆嗦,两粒小樱桃似的奶头在我掌心涨硬,一股连一股
    的淫水从阴道里喷出来,满在我的耻毛上面,形成无数闪亮的小珍珠。

      阴道肌肉一紧一松,裹着我的阴茎在抽搐,一下子,阴茎像被温柔地按摩、
    龟头像被猛力吸啜,令尿道变成真空,引曳着我体内蠢蠢欲动的精液,牵扯出外。

      凭谁也难抵受着这样的刺激,我顿时丹田发热、小腹内压、龟头酥麻,身体
    不由自主地跟她一样发出颤抖,盘骨力抵她阴户,龟头和子宫颈紧贴,马眼在子
    宫口大张,随着突然而来的一个快乐大哆嗦,阳具在温暖的阴道里跟随脉搏跳动,
    一道浓热的精液顷刻就如万马奔腾般倾巢而出,从尿道里直射向她阴道深处。

      我紧抱着她热得发烫的胴体,两人二合为一,如胶似漆地融汇在一起,全身
    动也不动,任由那不停喷出热浆的阴茎,在她体内把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尽情地输
    送。

      无比的快意将大脑充塞得爆满,对外界所有一切全没反应,全身神经收到一
    个信号:就是高潮时那种休克般的窒息感觉。

      好不容易大脑才回复清醒,我这才发觉碧茵雪白的一对乳房,被我在高潮时
    力握而出现了十条红红的指印,阴户给我不停的抽插呈现微微的肿涨,阴道口的
    嫩皮向外反了出来,包着我慢慢缩小的龟头,浆满着花白的精液和淫水混合物,
    难舍难离。

      我侧身和碧茵同躺在挤迫的沙发上,把她抱在怀里,轻轻亲吻着她呼出热气
    的小嘴,温柔地问她:「舒服吗?」

      她似乎气还没喘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断断续续回答:「唔……舒服得像升
    仙呢!耶……你好坏,老是趁人来你家时欺负我,又不肯跟我回去见爸爸妈妈,
    难道等我挺着大肚子才向他们现身吗?」我一下子不知该怎样回答才好,以前还
    有一份正当职业,也不敢见她双亲,现在连职业也失掉了,拿甚么去娶她们的女
    儿?

      于是吱吱唔唔,连忙找词搪塞:「是我爱得你太厉害了,每一次见你都忍不
    住冲动嘛。这样吧,以后我和你做爱时戴上套子好了,免得我事业未成你就怀孕,
    害你在爸妈面前出丑。」其实我刚好接着她的话题,打蛇随棍上,为以后我和她
    性交时戴套子作后路,避免日后接客时不小心惹上肮脏东西,传染给她。

      也真是,男人有到外面滚才戴套子,回家和妻子干都是打真军的,我却要倒
    过来做,难道这真是牺牲的代价?

      碧茵用粉拳在我胸口乱:「看你说到哪去了?人家是催你见见我的双亲而已,
    你却扯到戴套子上面去,见见我的家人真的哪么难吗?以后不到你这来了,讨厌!」
    我连忙好词安慰:「好好好,给一年时间我,等我储够钱,才到你家提亲,不然,
    礼金也拿不出来呢!」

      她向我嘟嘴扮了一个鬼脸:「赖皮,爸爸还着意你的礼金吗?人家怕你认识
    了别的女孩子,贪新忘旧,不要我呐!」红着脸把头埋在我胸前。

      温香软玉抱在怀里,刚软化了的小弟弟不禁又渐渐硬了起来。

      我怕她再多话说,唠唠叨叨,便不再给她发言机会,站到地面,一把扯着她
    双腿,搁在肩上,对准还精液外溢的阴户,将阴茎又塞了进去。

      望着在她阴道进进出出的阴茎,心里暗暗说:「好好享受这最后一晚吧!从
    明天开始,这根肉棒便要和不相识的女人分享,你不再是单独占有了。」

      当然她作梦也想不到这回事,是甜甜地领受着我的一下下的冲刺,蜜蜜地沉
    醉在我的温存中。

      梅开二度后,我也很疲倦了,抱着极度满足、春溢眉梢的碧茵,相拥而睡。

      她手里轻握着我带给她无穷快乐的阴茎,肉体在我怀里散发着温暖和馨香,
    嘴角挂着微笑,慢慢在浪漫的气氛中进入梦乡。

      我心里却百感交集,眼瞪瞪地直呆到天明。